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返回列表 发新帖

[民俗文化] 初考阆苑十三楼 细数何止三十楼

[复制链接]

0

精华

19

帖子

5 小时

在线时间

阆苑醋星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79
芳草古道 发表在  2017-4-19 18:17:26  | 显示全部楼层 | 阅读模式

阆苑十三楼
刘先澄

阆中素有“阆苑十二楼”之说。清张之洞于同治十二年(1873)充四川乡试副考官,又简放四川学政,其间(1874-1876),曾按临阆中主持保宁府岁、科二试。在游览阆苑山川之余,写有著名的《锦屏山歌》,开篇即唱道“嘉陵一江胜处在阆州,阆州城南号称五城十二楼”。


五城十二楼,原指古代传说中神仙的居所,比喻仙境。《史记·孝武本纪》:“方士有言:黄帝时,为五城十二楼,以候神人於执期,命曰迎年”。裴骃集解引应劭曰:“崑崙玄圃五城十二楼,此仙人之所常居也”。晋葛洪《抱朴子·祛惑》:“又见崑崙山上一面輒有四百四十门,门广四里,内有五城十二楼”,也是指仙人居所。


历代诗人对此多有题咏。

如唐李白《经乱离后赠江夏韦太守良宰》:“天上白玉京,十二楼五城”;

杜甫《凤凰台》:“自天衔瑞图,飞下十二楼”;

唐曹邺《送进士下第归南海》:“应无惆怅沧波远,十二玉楼非我乡”;

宋米芾《甘露寺》:“多景楼面山背江,为天下甲观,五城十二楼不过也”;

明顾咸正《登华山》:“金神法象三千界,玉女明妆十二楼”;等等。


自唐代辟建隆苑后,阆中有了“阆苑”这个美妙的别称。宋王象之《舆地纪胜》:“閬苑,唐时鲁王灵夔、滕王元婴以衙宇卑陋,遂修饰宏大之,拟於宫苑,由是谓之隆苑”。后避李隆基讳,改称阆苑。


阆中山川形胜,人称“阆苑仙境”,拟以仙居之地,于是辄以阆苑“五城十二楼”喻之。张之洞盛赞阆中,盖源出于此。

何以又有“阆苑十三楼”的说法呢?清道光《保宁府志·古迹》载:“阆苑十三楼在道署东偏,嘉庆十六年(1811)川北道黎学锦建。阆有十二楼,故名”。


原来,黎学锦在道台衙门后院偏东的地方,建了一座楼台,因已有“阆苑十二楼”之说,所以新增一楼就称之为“十三楼”。黎学锦在道署后还建有官家园林“憩园”,他在《憩园记》中说:“署之东偏傍十三楼”,楼侧甬道就通向憩园。查《阆中县志》治城图,道署背后有小巷,名“望月楼巷”(即今之崔家巷)。老人们传说,黎道台居住之后院有“望月楼”。由此可知,当年的“十三楼”是黎道台取的雅名,民间俗称“望月楼”,知雅名者少,知俗名者多,直到民国年间一说望月楼,都知道在道台衙门后面偏东之处。


除望月楼外,阆中的“十二楼”是哪些楼?这是许多人感兴趣的话题。

笔者考证,已知的阆中历代名楼,可不止十二个,“阆苑十二楼”乃是附会仙境的概数。载之于典籍方志或今存的阆中名楼,述之如下——


东楼 唐建。

明嘉靖《保宁府志》谓:“在嘉陵江上,今废”。清咸丰县志云:“在县南,旧址无可考”。清仇兆鳌《杜诗镜诠》云:“在城南江边”。杜甫《阆州东楼奉送十一舅赴青城》诗对东楼有较详的描绘:“层城有高楼,制古丹雘存。迢迢百余尺,豁达开四门。虽有车马客,而无人世喧。游目俯大江,列筵慰别魂……”。从诗中可知:东楼“层城”“高百尺”,应是至少为三层之高楼;“豁达开四门”,说明是四通过街楼;“游目俯大江”,说明距江边很近。


南楼(镇江楼、华光楼)

明嘉靖《保宁府志》云:“南楼在城南,据江山之会,唐滕王元婴建”。《方舆胜览》谓:“阆州江山奇秀甲天下,直前据其会,曰南楼”。咸丰《阆中县志》按语说:“城南镇江楼一名华光楼,传为南楼旧址,道光十九年(1839)此楼毁于火,同治六年(1867)重建”。

杨林由先生《阆中名胜古迹考释》云:“南华光楼楼毁于火,重建为镇江楼。镇江楼毁于火,重建为华光楼。清道光十九年(1839),华光楼复毁于火,同治六年(1867)重建,光绪二十三年(1897)补葺。楼虽屡毁屡建,原址不移。文化革命中,幸免拆毁,1984年重加培修。”



笔者曾作《华光楼新考》一文认为:“华光”楼名来源于清代中后期盛行的对“华光大帝”的民俗崇拜。清道光府志载“镇江楼,一名华光楼”。民国县志载“华光楼,古镇江楼”。前者以“镇江楼”为主名,后者则以“华光楼”为主名。阆中人金玉麟道光十八年(1838)中进士之前写有《夜登华光楼》诗,标题直书“华光楼”而不称“镇江楼”。


可推知“华光楼”由别名到主名的变化,发生在道光元年(1821)至金玉麟写《夜登华光楼》诗的十多年间。自供奉“华光大帝”以后,人们习惯以神名“华光”称楼,“镇江”之名逐渐淡化;到同治六年(1867)重建时,知县彭凤藻题额在“镇江楼”前加一“古”字,说明古名而已,“华光楼”已是正式名称。


华光楼号称“阆苑第一楼”,是古城标志性建筑。它巍然矗立于城南嘉陵江畔,底层为过街石拱,上重三层木楼。歇山式盔状屋顶,飞檐凌空,宝顶摩云。盖翠绿色琉璃瓦,脊饰相当繁复:重脊套人、兽、鸱吻,正脊宝珠形顶高达三米。楼通高27.25米,四柱直木,系木结构。各层楼壁装雕花门窗。楼内有阶梯,可攀沿上顶。楼底石拱门有1933年红四方面军政治处所写的石刻标语。华光楼在大片古城民居中拔地而起,气势恢宏,且碧瓦赭檐,典雅壮丽,极富阆中古典建筑特色。1984年维修,2005年修缮并充实文化内涵。楼上匾联完善,并陈列“阆苑十二楼”模型及介绍,书画雕刻,琳琅满目。



敌万楼 始建年代未详,现存为明代所建。

道光府志载:“在桓侯庙内,因桓侯号万人敌,故名”。为汉桓侯祠中轴线上主体建筑之一。楼高10余米,重檐歇山式顶,四瓣镶成的梅花方形柱,翘角连云,气势不凡,构造精致,别具匠心。檐下悬“灵庥舄奕”、“万夫莫敌”、“虎臣良牧”等楷书大匾。


会经楼

道光府志载:“在县城内。《舆地纪胜》:(宋)雍子仪元祐中家于将相坊,筑会经楼,贮经史子集三万余卷。苏轼为题额,蒲宗孟、范百禄诸人有诗”。坊与楼旧址均不可考。相传将相坊在城西凤凰山,即今阆中中学后凤凰楼街一带。明弘治四年(1491),铲平凤凰山建寿王府,会经楼敌万楼遂于此时拆除,未见以后复修记载。

2007年复建学道街清代四川贡院内帘后院时,将储存经籍之堂取名“会经堂”,以为纪念。


敕书楼 

道光府志载:“在县治,宋唐庚有记”。咸丰县志按语云:宋时州治即今之府治,而县治则未知在城内何处,府志于此条注在县治内,亦从其朔而言之耳。查辞源,皇帝慰谕公卿、诫约朝臣的文书称敕书。传此楼为纪念皇帝下达文书表彰阆中三陈而建。相传在城西凤凰山,明朱祐榰建寿王府时拆除,旧址在今阆中中学校至凤凰楼街一带。知州唐庚于崇宁二年(1103)正月十五作《敕书楼记》,记叙曾“亲董其役”重建,“数月而后有成……一变其旧”,有“楼屋上下十间”。



中天楼

   始建年代不详,道光府志云“在郡治正中,久废。嘉庆十三年(1808)川北道黎学锦、川北镇骆朝贵、知府佛喜保率属重修”。楼在武庙街、西街与双栅子街、北街交叉处,是阆中古城的座标中心,以应风水学“天心十道”之喻,民间亦称“四牌楼”。楼为三层,楼下四通。

川北道黎学锦曾写过一篇文情并茂的骈体《丁卯岁重修中天楼启》,为“藉神光而默静邪氛,聚灵气而大昌文运”,倡导官民“共乐解囊”,重建“当四达之冲衢、距中央而特峙”的中天楼。但捐款有限,材料不足,据咸丰县志载,系将黄花山奎星阁拆下用其木料,才将中天楼建好。道光间阆中进士金玉麟作《中天楼觞月》诗四首,描绘其楼“十丈栏杆三折上,万家灯火一望中”的盛况。民国时期,由于楼门洞较窄,妨碍卡车通行,故被拆除。2006年市人民政府重建,为三层明清风格的古色木楼,青灰筒瓦,四面坡顶。楼通高20.5米,在四周古街民房中显得高峻挺拔,巍峨壮观,又浑然一体,古雅协调。其二层楼中祀奉伏羲木质雕像,以纪念华胥在阆中孕育的这位人文始祖。三楼设为观景台,为近观古城美景之佳处。


藏经楼

在观音寺内。明弘治四年(1491)因修寿王府,观音寺由城西凤凰山移建今所,建殿楼藏经,名藏经楼,藏经八百余卷,系洪武年间颁发。清康熙初,上人寂慈振锡东游,在金陵募得佛经一藏,将买舟西归,而遽迁化(猝然去世)。幸阆中人李乾生在金陵所属上元县为官,捐资运载回阆,保宁知府刘愈奇饬令妥藏于观音寺藏经楼。民国时期,军阀割据,观音寺常年收入被驻军提走,僧众生活无着,佛经多有散失。藏经楼为乞丐栖息之所。民国二十年(1931)不慎失火,楼及所藏佛经,化为灰烬。


谯楼

在保宁府署仪门之南(今西街桓侯祠西侧临街处)。明嘉靖《保宁府志》载:“谯楼旧在府治东通衢,弘治十二年(1499)徙建于此,是为(府署)大门。其上设钟鼓楼,以警昏晓。其钟为唐开元故物,徙自巴县(从重庆运来),厥音甚洪”。明代府署崇祯末焚毁。清顺治九年(1652)知府柯臣重建府署,未见谯楼记载。


消失的凤凰楼

凤凰楼

在府治署后,即今阆中中学后院。明弘治间建寿王府铲平了凤凰山,破坏了阆中城“龙凤呈祥”的风水形势。为弥补风水之缺陷,万历六年(1578)知府潘良贵捐奉建层楼于其地,名曰凤凰楼。潘知府在碑记中叙说:“于戊寅秋八月,捐俸鸠材,命工为石台,广五十尺,施岑楼其上,并干三十尺,广与台埒,檐甍翔起,若九苞羽翼,凌厉霄汉,杂植梧竹松桂,俾十年后,葱葱郁郁,不改其初。额仍山名,曰凤凰楼,或窥其壮丽,又题为中天阁云”。


清乾隆戊寅(1758)太守庄学和重修。咸丰间再次重修。民国时失修,建国后犹见重楼主体,1958年拆毁。阆中古城为中国风水文化旅游观光目的地,为再现“龙腾凤翥”风水意象,应在原址重建凤凰楼


碧玉楼

初为宋楼。《一统志》载:古碧玉楼,宋庆元间知阆州“宋德之建于城西隅亦名十二楼,以成阆苑之胜。秦槱有记,记已不可见,旧址无可考。后重建于城北(今迎恩街城北小学大门处)。道光《保宁府志》按语曰:“碧玉楼在今县北一里,名过街楼。奋勇将军王进宝题额”。至民国时期,碧玉楼一直为阆中道教活动场所。传楼上供奉玉皇大帝,香火很盛。每年正月初九日,在过街楼举行“上九会”,为道教盛会之一。1956年培修旧书院建“阆一中”(即后之东风中学)需用建材,拆毁过街楼。


飞仙楼

始建始建未详。道光府志载:“飞仙楼在锦屏山吕仙祠前,乾隆六十年(1795)署阆中令胡延璠题“有仙则名”四大字。今吕祖殿上重建有楼,但无“飞仙”楼名,额题“江山如画”。


临江楼

清建。道光府志载“临江楼在县南津江岸”,民国十五年(1926)县志载:“临江楼在县南津江岸张烈文侯祠侧”。说明清道光之前已有临江楼。

清宣统二年(1910),英国威尔逊先生摄南津关照片,右侧为清同治年间陕甘提督马德昭所建临江寺,其楼应是重建之临江楼。


消失的连峰楼


连峰楼

传为清同治年间陕甘提督马德昭建。民国县志载:连峰楼在南津关下,与临江楼并峙。锦屏山与黄花山之间的南津关,临江处建过街高楼,与两山相连,因称连峰楼连峰楼与江北岸华光楼相对,原以浮桥相连。楼形亦如华光楼,惟体量小。今见百年前威尔逊拍摄的南津关照片,左侧连峰楼巍然在目,匾书“连峰楼”三字清晰可见。笔者与李文明先生等名城研究会诸位同仁多次以提案、发言、汇报等多种方式向领导建议:在原址恢复南津关原貌,在临江之街口重建连峰楼作古镇入街大门,尚不知是否采纳?


明远楼

清建,在贡院。按明清规制,贡院龙门与至公堂之间建明远楼,供考官居高视察考场情况,以防舞弊。阆中贡院为战时所建,规模较小,明远楼设在至公堂后面衡文堂之上。


诸天楼

诸天为佛教语,指护法众天神。明代于城东外江边建楼供奉各路天神,名诸天楼。民国十五年县志载:“诸天楼在东门外,观音寺左,明建,废于清嘉庆二十四年(1819),再建于光绪年间。据形家言,藉此楼以镇水口,而货财可聚。楼凡三层。嗣因江畔风紧,虑其倾颓,知府唐翼祖乃拆去最上一层,故楼不高峻”。今已不存。


清远楼

道光《保宁府志》载:“清远楼在府治,旧传有古楼,极壮丽,明末毁。”咸丰县志谓府署:其前为清远楼,康熙八年(1669),知府薛柱斗建。府衙前,即今阆中中学校门不远处。“清远”意在告诫为官须清正廉洁,志存高远。2009年扩建黄花山红军纪念馆时,将馆北临江高楼额曰“清远楼”,以激励后辈学习红军艰苦卓绝献身精神,为人民服务志在“清远”。


法戒楼

法戒谓楷式和鉴戒。楼在今火药局街县文庙后门相对之五显庙处。民国十五年(1926)县志《治城图》绘为过街楼。民国初所摄照片犹见楼影,后圮毁。


财神楼

明代建于商贸繁华的大东街中段街口,其向东延伸之小街因名财神楼街。民国三十年(1941)以防日机空袭拆卸,建国后全部拆毁。



火神楼

位于古城南街111号。古代阆中人祭祀火神,在南门外建火神庙,又在南街进屏江街口建火神楼。清咸丰县志“治城内图”上,绘有“火神楼“图标,证明此楼至少已有150多年历史,历经修缮保存至今。楼为两层,双坡青瓦屋面,木质结构,造型简朴明快,是典型的清代民居式过街楼。

2006年修葺,楼上神龛中有火神乌木雕像,四壁有介绍古代火火神楼神崇拜的书画作品。



奎星楼

民国十五年(1926)县志载:“奎星楼在嘉陵江南岸黄花山上,旧有奎星阁,嘉庆十三年(1808)川北道黎学锦拆移城中改建中天楼,迄光绪戊子(1888)川北道黄槐森因其遗址重建层楼。楼既成,是岁登贤书(当年中举)者四人,而捷南宫(中进士)者亦先后辉映,询所谓人文蔚起,山川增色矣”。

奎星楼在文革中有魁星楼被拆毁。今楼重建于1988年,高36米,又称魁星楼。四层琉璃高楼并配建四合院,占地80亩,雄伟壮丽,倍逾往昔。


节义楼

在武庙内。咸丰县志《城内图》有载,为连底双层。


思君楼

清同治间,马德昭建于城南三里蓼叶沟“陕甘提督军门第”(即马家公馆)内。高约18米,通体四柱三重檐,形制与华光楼、连峰楼略同。楼上层有“思君碑”。


孝义楼

上新街东侧街口与下新街相接。为屠宰行业祭祀张飞处。文革中拆毁。



观星楼

在锦屏山。志书载,唐袁天纲在蟠龙山筑覘星台以观天象,早圮。清嘉庆二十四年(1819)川北道黎学锦重建,名观星台(位置约在今东风中学背后师范校山上),遂有胜景“星台远眺”,为保宁府八景之一。1985年在锦屏山新建观星楼,为三层,皆塑天文学家像。上层塑阆中人西汉落下闳、东汉任文公、任文孙父子,中层塑阆中人三国周舒、周群、周巨祖孙三代,底层塑唐成都人袁天纲、凤翔人李淳风楼前塑落下闳铜像。


以上所记阆中古今名楼,远不止“阆苑十二楼”,已有二十四楼之多,再加上开篇讲到的望月楼亦即所谓“十三楼”,还有古城东南西北四座城门楼,城墙四角较小的角楼总数超过三十楼了。当然,千百年来,这些楼宇不是同时存在的,但宋、明、清代的鼎盛时期,阆中同时并存的的名楼恐不止十余座。想当年,环水绕的古城阆苑,琼楼参差,玉宇纵横,再配以众多的台、阁、亭、坊和园林,翘檐飞阁,流丹染翠,目不暇接,美不胜收,是何等的壮观啊!那才是名不虚传的阆苑仙境,那才是我们这座名城的本来风貌!只可惜,无情的风风雨雨,摧毁了一座座名楼。


近年来,通过艰辛的努力,我们城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可谓前所未有,堪称日新月异,古城中重建了中天楼、明远楼、南门楼,修缮了华光楼、火神楼、敌万楼,让一片低矮的青瓦街道院落中,耸立起亮丽景观。凡是重建起古楼的街区,风情为之丕变,一下就有了看点、亮色,就有了古城的特色、仙境的风味,就搞活了一片街区,吸引游客,繁荣商贸。


然而,距常说的“阆苑十二楼”差之甚远。也不是古代原有的,都要一一恢复;但确实有必要再重建几座对培植文脉、陪衬街景大有裨益的名楼。笔者以为,往后几年,结合古城创5A和升遗,最好能复建阆中中学后院的凤凰楼,东街中段的财神楼,上新街与下新街衔接处的孝义楼,重建道台衙门时别忘了修复后院连接憩园的望月楼,在临江东南街区重建过街四通的东楼,在原武庙旧址腾出点地方恢复与文庙并存的武庙及节义楼,等等。这既能弥补风水之缺、增添街区之景,提升古城品位,还能让孝义、节义等传统文化所蕴含的道德精神有寄托和认知的载体,惩恶扬善的道德力量有思辨和弘扬的基地。倘能这样,善莫大焉,功莫大焉!


锦中一风水配图编辑略有改动(图片来自网络,向原作者致谢)
大阆网app,好玩,好用,好耍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
关于我们
友情链接
联系我们
帮助中心
网友中心
购买须知
支付方式
服务支持
资源下载
售后服务
定制流程
关注我们
官方微博
官方头条
官方微信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